都安瑶族自治县新闻网

油尖旺区社区

日本自卫队阅兵式(资料图)

2014年7月1日是自卫队诞生60周年纪念日,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纯属巧合,就在这一天,执政的日本自民党和公民党以内阁决议的形式变更了关于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宪法解释,宣布“有条件解禁集体自卫权”。当时日本媒体普遍认为这只是一个信号,集体自卫权并不会马上行使,必须在修改了多项法律后,才可能真的派兵赴海外作战,而法律的通过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然而令大多数人始料未及的是,仅仅一年之后,国会众参两院即于2015年7月和9月先后通过了名为新“安保法案”的立法表决,它的核心内容主要围绕如何行使集体自卫权和扩大自卫队海外行动自由度而展开。

新“安保法案”由1个新立法和10个修正法组成,即“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和“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前者包括《自卫队法》、《武力攻击暨存亡危机事态法》、《重要影响事态安全确保法》、《联合国维和行动合作法》、《船舶检查活动法》、《美军行动关联措施法》、《特定公共设施利用法》、《海上运输规制法》、《俘虏处理法》、《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设置法》10部新修订的法案。其中《武力攻击暨存亡危机事态法》是在原《武力攻击事态法》基础上修改而成,增加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条件,明确即使本国未受攻击,但只要“友好国家”受到袭击,自卫队也可对他国行使武力。《重要影响事态安全确保法》是由原《周边事态法》修改而来,正式取消了自卫队对美军实施作战支援所受的地理限制。

《国际和平支援法案》是此次唯一新制定的法案,规定政府可在事先获得国会批准的前提下“向全球派兵”。从此,自卫队或将常态化派往海外执行作战、维和、后勤保障等多样化任务,这不禁让人想起战前日军“到处派兵”的历史。可以说,日本为修改“和平宪法”又迈出了坚实一步。

在参院通过“安保法案”的当天记者会上,安倍晋三首相就其“重大意义”做了说明:“为了守护国民生命与财产,有必要构建保卫和平生活的法律保障……和平不应由他国给予,除了我们自己,别无选择。”这个言论本身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法案通过后各大媒体对民众进行了问卷调查,发现赞成和反对者几乎各占一半,就是说这个法案并没有获得压倒多数的支持。

国民反对的原因主要是担心再次卷入战火,70年前那场惨烈的战争在日本民众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当时无论是平头百姓还是政治精英都表现出了强烈的反战态度,在战后的废墟上,很多人对未来感到迷茫,而宣称放弃战争和军备的“和平宪法”使他们找到了新的理想前景。但是此次国会通过新“安保法案”被各界解读为重经济、轻武装的“吉田路线”这一战后和平主义国家战略即将寿终正寝的信号,引起广大日本民众深度忧虑。

而赞成派却认为,国际环境变了,国家和军事战略理应顺应时代潮流而改变,而且法案的出台是近20年来防卫政策调整的必然结果,也有相当多数的人认为在周边安全形势“日益恶化”的背景下,法案的通过是密切日美同盟,强化同盟整体战斗力的必要举措,而日美同盟遏制力的提升,反而有助于抑制大规模武装冲突,从而为日本争取和平。

当然,新“安保法案”的通过不一定就意味着日本军国主义沉渣泛起,而是其实现“正常军队”和“普通国家”的重要一步,从历史和现状来看,如果世界格局不发生大的变动,日本依然会向国家正常化的道路迈进,自卫队有可能升级为“国防军”或“自卫军”,而且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日美同盟微妙互动的结果。

随着美国综合国力的衰退,其在西太平洋的军事力量有逐步退潮的迹象,这一定程度上需要日本这个盟友来填补美军撤退导致的军事真空,而日本也强烈地表现出了希望利用这个良机重建政治军事话语权的企图,自卫队自然成为了重要砝码。安倍迈出的这一步无疑是战后历任首相想说而不敢说、想做而不敢做的。在70余年后的今天,很多日本政治精英认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和平宪法”已经完成了韬光养晦的历史使命,再次把自己打造成政治军事大国乃至强国才是日本未来的方向。

所以在日本通过新“安保法案”加速推进正常化的情况下,应该考虑,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日本?是需要一个替美国做“马前卒”的日本,还是希望一个更加独立、能够决定自己战略走向的日本?日本与其说是为了遏制中国,还不如说是为了挣脱美国束缚而力图成为正常国家,但日本又不敢直接对抗美国,只能以渲染“周边威胁”的方式推动修宪和国家正常化。

日本是一个精明能干的民族,如果不犯方向性原则性的错误,有可能立于不败之地,不过历史证明,它不可能永远做到这一点。

作者简介:华丹,解放军中研究日本自卫队的专家,军校教员,著有《日本自卫队》、《无刃之刀》。

油尖旺区社区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